(15)(1/2)

2020年7月23日从威尼斯坐火车到罗马只需要三个小时,由于坐火车比较轻松还可以观赏沿途的风景又不用像乘飞机那样担心晚点问题可谓一举数得,所以大部分要去罗马的游人第一选择是坐火车。

火车上赌局已经进行了1个多小时,现在离到站只剩不到半个小时,看着彩池里将近ooo欧的钞票见惯了大场面的老罗尼也有些心动,谁也没想到那个农夫一样的德州壮汉会这么有钱,不过今天这趟车次输赢局势已经明朗,赢家就剩自己和对面那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

罗尼没有过多的观察那个女人的脸以免影响判断:故居她前面的表现她就是个新手,刚刚看底牌时手指加大了力道所以指尖有些泛白,眉头还下意识皱了一下又很快收敛。

老赌徒可以根据这些细微表现推测出很多东西,可能她没注意到每次他们要偷鸡或者纠结要不要跟进的时候,她丈夫都会把手放在她肩上提醒她,这是个致命的破绽而现在那只手正放在她肩上。

他们加了6oo欧又想偷鸡?可惜这次分量不够重吓不了我!新手就是这样,一次凑效后老是以为随便加个注就能虚张声势把所以人吓走殊不知加注也是一种很有技巧的赌术。

罗尼心中冷笑毫不犹豫的跟进,除非对方底牌是红桃a或k否则这局他赢定了。

陆涛在半小时前就发现了罗尼和他旁边的家伙在打配合,这两人用暗号报牌然后旁边的家伙当托引诱他们几个人跟进下注推高奖池。

果然是条条大路通罗马,这罗马的套路和天朝的套路也是通着的。

陆涛用黔州话和姜幼鱼讨论着怎么将计就计的做局,姜幼鱼知道对面在作弊后认真观察了几局就摸清了他们的暗语。

罗尼的衬衫有两种颜色上部分是澹黄色下面是白色对应的是扑克的红黑两色,身体的左中右分别代表方块桃花和心再辅以手势代表数字。

他们两人跟在罗尼后面截胡了不少,进行到最后一局时已经胜券在握,姜幼鱼早知道了罗尼的底牌那是他自己给搭档报出来的。

陆涛想下注1ooo欧尽可能的榨出罗尼的油水,姜幼鱼认为过犹不及还是保守点好,1ooo欧太多了罗尼已经是赢家不一定会继续冒险,江湖越老胆子越小1ooo欧没准真能唬住老罗尼,而6oo欧正好可以勾住罗尼跟进还可以让他轻敌不去出千,混江湖的老赌徒指不定还有什么压箱底的绝技呢。

火车站门口罗尼无可奈何的看着那对中国夫妻坐着出租车离开了,自己辛苦宰羊大头却被别人拿走了真是心如刀绞,刚刚他们一伙正准备乘着下车时人潮拥挤把钱摸回来谁知那对夫妻警觉的很硬是拖到了最后才起身,鲍勃忍不住凑上去却先被人把小刀给摸走了,罗尼接过男人递过来的小刀知道是自己看走眼了这是个硬扎子,他选择见好就收不再纠缠。

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斗兽场角酒店一进房间姜幼鱼就兴奋的扑在床上数着他赢的钞票,她是个乖乖女一向循规蹈矩没想到第一次赌钱就在别眼皮子地下作弊,那种紧张刺激的感觉实在让她兴奋不已。

“陆涛!难怪电视里的侠客都喜欢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干这种事违法不违矩,可以不用受道德心谴责感觉实在太好了啊·啦啦啦······”

姜幼鱼像个小孩在床上蹦蹦跳跳开心的大叫。

陆涛无语的看着她说道:“你轻点可别把床给我跳塌了,到时候惹的老板娘误会我天赋异禀想要自荐枕席可别怪我经不住诱惑”

姜幼鱼听了从床上一跃跳到了飘窗上,她身上穿的是波西米亚风格的裙裤愈发显得腿长腰细,低头侧脸斜视陆涛,手握伞把做拔剑状模彷着王家卫镜头下的剑客慕容嫣。

“寒江孤影江湖路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贫道本以为你我同是天地孤鸿欲和你共栖一枝,岂料你却想贪那胡姬一夕之欢真当我手中宝剑不利吗?”

说罢就把伞柄抽出一节。

据姜幼鱼自己讲她的睡前故事是从司马翎的开始的,从那以后就成了个无可救药的武侠迷。

陆涛想得亏岳父给她读的是司马翎早期作品出道即巅峰,要是先给她读了后期的作品估计幼鱼也成不了武侠迷那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他们夫妻两有事没事玩一玩角色扮演也是一种闺房之乐。

“见猎心喜人之常清,想我堂堂银剑公子,明捕之后自是不会真的去做那腌臜事。那胡姬哪能比的上你一根汗毛”

陆涛悄mī_mī的扑上去在姜幼鱼的身上一阵乱摸。

姜幼鱼被他弄的身体有些发软忘了和他斗嘴意乱清迷时电话却响了,她推开陆涛媚眼如丝手指点了点陆涛的胸口笑着说:“取相机来,待会儿同游古城,伺候好了晚上可见识本宫手段”

陆涛听到这话一蹦三尺,唰的一声就到了行李旁边噘着屁股翻找照相机。

姜幼鱼无语的看着他摇了摇头,她站在飘窗边缘上长腿一伸便搭在了床上,身体悬空笔直修长的美腿如1o度展开的圆规画出了的一字马,弯腰压低身体努力伸展手臂裤子被臀部崩的欲裂开,腰身露出的白腻腻的肌肤真能晃瞎眼睛,手指夹住了手机拖到眼前一看是易连城的电话。

“歪~,易老板有什么重要指示鸭”

姜幼鱼压着腿做拉伸。

“跟你打听个事儿,江城集团有个项目想和我们公司合作指名道姓要你全权负责,这什

状态提示:(15)(1/2)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