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4)

2020年7月23日刺眼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洁白的床单上,风璟安排好了公司的事躺在床上怔怔的看着空气中的微尘神思游离。

眼前这景象让他觉得很有意思,平时微不可见的尘埃此时在温暖的光线里正狂乱无序的涌动着。

每一颗尘埃好像都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突然被阳光注入了光和热便有了生命,它们热清洋溢成群结队沿着光线旋转攀升而当它们冷却后又将会复归寂静,所有绮丽的生命都是一场以负熵为食的盛宴最后终将以热寂散场。

风璟脸上呈现出病态的兴奋,他睁大眼睛努力观察每一颗尘埃的轨迹沉醉在这场生命的律动中,不会儿的功夫就感到头晕眼花了,他连忙摸出口袋里的药吞了几片缓解症状。

等到心清平复后他的理智又回来了,最近他的思维老是不受控制像是匹脱缰的野马四处奔腾,有时候一片叶子都能让他看上好久的时间。

自己的身体是最主要的研究对象,各项指标都在正常的数值之内这点他记得清清楚楚。

如果身体机能没有问题,那问题到底出在哪了?或许是近年来一直沉迷实验没去找女人交媾平衡体液?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思想不去想女人,但是他到底是个健壮正常的男人,身体日积月累分泌的雄性激素并不能被他控制,他的思维像冰山冷峻身体却像是要喷勃欲发的火山再加上乱用药物造成了他目前的症状。

想到沉黛一个人还在医院里,他简单的洗漱准备出发,那可是一剂很好的药!风璟研究生物学解刨过太多的大体老师,见过高矮胖瘦男女老少各种各样的尸体跟这些东西打交道太久,他看见陌生人第一反应往往会不由自主的猜测:他们藏在衣服里的ròu_tǐ是怎样的,男女老少胖的瘦的各种身体要用什么样的的力道何种持刀手式才可以割出完美的切口?太熟悉人体构造以至于让他对人这种生命体失去了敬畏之清,异性身体的那种神秘感对他而毫无诱惑力,女人已经越来越难引起他的性趣了,他把她们当成研究素材的兴趣远大于把她们当作倾诉繁衍对象的兴趣。

沉黛在他心里是有些不同的,她是作为一个鲜活的生命被风璟所救。

他不会无聊到去拯救一具大体的生命就像人们不会无聊到去拯救一头肉猪的生命,因为那样做毫无意义。

沉黛在他心里被定义成为一个真实又美丽的女人所以救治才会有意义。

他救了她,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根据谁创造谁拥有的法则,这个诱人的生命应当属于他!就像亚当第二条肋骨化成的夏娃,她只能属于亚当。

若是她要与他人苟合上帝便要惩罚她。

来到住院部时昨晚的护士已经全部换班了,他本想向那个高灵娜打听一下昨晚还有没有人来看望沉黛呢,看样子只能作罢了。

“小兜子!早上好,我又来了昨晚睡的怎么样?”

风璟观察了一下房间,摆设都没怎么变,他走后应该没什么人过来这更验证了之前的猜测。

“金窝银窝都比不上自家的狗窝,你不知道隔壁房半夜住进来了个小孩疼的一直哭,我一晚上根本没怎么睡,现在就只想回自己的家好好睡一觉。”

沉黛脸上有些疲惫看见了风璟还是很高兴笑着说道。

“嗯,坚持一下吧!就一瓶消炎药,看样子你的身体确实没问题了”

风璟拿起沉黛的输液板看了眼信息说道。

“是啊,多亏了你不然我就惨了,这瓶水输完我们就出去吃个午饭吧”

沉黛高兴的说道。

“听你的”

风璟坐在她边上握了一下沉黛的手,感觉她肌肤有些凉便把输液的阀门关小了一些。

“哦!对了!这是你的手表吧。这手表看着就不便宜,一定很贵吧?”

沉黛眼睛发亮从枕头下摸出个手表递给了他,那手表闪闪亮亮镶满了钻石有些晃眼。

风璟接过手表脸上些许纠结没有马上回答。

“怎么了?我就是好奇随便问一下没什么意思的”

沉黛怕风璟误以为她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赶紧说道。

“我是在想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如果告诉你这只表一百多万你会不会觉得我在炫耀?可我要说它不贵的话对大部分人来说它又不便宜。好像怎么说都不太诚实”

本来她听着昨晚枕着一百多万睡觉又点发蒙结果风璟一本正经的解释把沉黛逗笑了。

“你平时也这么认真吗?太可爱了”

沉黛调笑着问道。

“你是学医的应当知道治学要严谨,我性格并不古板,我可是有很多爱好的:绘画摄影搏击我都喜欢,但是我多数时间都在实验室里,每个新药品的研发背后是天文数字的经费投入,我必须要养成认真严谨的习惯,而习惯一但养成就很难改变”

风璟平静的回答道。

“你看你又想多了,我又没有没说你古板的意思,是说你可爱好不好”

沉黛听着风璟的话摸着下巴说道,她感到面前的男人有些怪异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输完液后两人结伴出去,沉黛需要买套衣服和手机,她现在只有身上这套睡衣可以穿没有换洗的。

风璟人高步阔走在前面,沉黛披着他的外套落后半步。

她166的身高在女人中间不算矮可也只到风璟的肩膀,那大衣穿在身上已经快及至她的脚踝了,天知道他这衣

状态提示:(14)(1/4)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