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

2020年6月24日陆涛在外面转了一圈回到家时,女人们已经把事情都做完了,姜幼鱼搂着妈妈柳蔓媛蜷缩在沙发上像只温顺的小猫,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客厅的大灯没有打开,电视荧光投影在她们修长的枝条上五光十色如两朵并蒂娇花。

陆涛为了追求姜幼鱼是真下了功夫的,他还专门为他们一家子建了档案就为聊天的时候有话题。这一家子口味都刁钻不怎么看电视,姜幼鱼只喜欢这类型的电视剧,岳母柳蔓媛喜欢冯小刚早期耍嘴皮子的电影,她也看,而姜和只看纪实类的纪录片和动物世界。

“你们看电视怎么也不知道不开灯啊,很伤眼睛的知道不!别以为是美女就可以为所欲为”陆涛顺手扒拉了一下开关。

“你这孩子真贫,灯可能是烧坏了,书房还有备用的我去拿”柳蔓媛摆动腰肢走去了书房,她走路自有一种烟视媚行的气质。陆涛默默跟在后面去了阳台取人字梯。

换好的灯把客厅里照的亮堂堂,姜幼鱼从沙发上爬过来在他身边嗅了下,然后亲了亲他的脸表示感谢,又软绵绵的爬回了柳蔓媛身边。还剩下些时间陆涛也陪着她们母女看电视。

赵文瑄饰演的张易之放浪不羁,自卑扭曲,他在太平公主和武则天这对母女之间痴缠纠葛所有人的命运都要被他带向深渊。

“我爸爸可比赵文瑄有气质多了,他要生在武瞾临朝那会儿估计女帝只会专宠他一人,不过我爸他只爱我妈,哎呀我妈又这么美也是个麻烦事,看样子你们只能亡命天涯了。妈妈你说对不对!哈哈哈……”姜幼鱼已经走出了父亲离开的阴影,现在都有心情调侃自己的父亲了。

“说什么呢,真是的!你这孩没大没小”柳蔓媛嗔怪的在姜幼鱼臀上拍了一巴掌。

“我们出发吧,路上开慢点算着时间差不多了”陆涛说道。和这样姿色的女人在一起,一个是享受,两个是煎熬。因为你得时刻提醒自己别老想着舀锅里的饭。

“好的,我先去换个衣服,你们也检查检查千万别漏下了东西,尤其是护照身份证之类的”柳蔓媛细心的叮嘱道。

“我都检查过了,万事俱备只差你这股东风了,让你和我们一起去你又不肯,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家里有干什么”姜幼鱼不常过来住是有原因的,她想给妈妈多点空间。妈妈还年轻她有权利继续追求新的幸福。他们一家子受传统文化熏陶但是并不迂腐,姜和经常说:人应当缅怀过去但不能沉溺过去,要活在当下展望未来!这样才能不辜负那些已经不再前行的灵魂。

“我跟着你们去干什么,要旅行我不会一个人去吗,非要给你们当个灯泡,还要被你们两个蜜里调油的家伙喂狗粮吗,你们不膈应我自己还膈应呢”柳蔓媛还挺紧跟潮流的,狗粮这词都知道用。

这种情况陆涛是从来不插嘴的坐在沙发上刷了几分钟的手机,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声音估摸着柳蔓媛已经换好衣服了,他起身拖着行李来到了玄关换鞋,柳蔓媛一身黑色短裙上面披着件修身的小西装一幅干练的打扮也径直来到了玄关,。

她弯腰翘臀提着长筒靴往穿着肉色丝袜的腿上套翘挺挺的屁股正对着陆涛的中心,裙子有点短隐隐有些春光外泄。陆涛赶紧转过身走出去眼不见为净!

岳母是老司机了没花多少时间就到了机场,陆涛夫妻带着行李下了车。柳蔓媛也跟了过来,她从挎包里掏出了个红包塞给陆涛说了句“一路平安”

“妈!我怎么没有,我到底还是不是你女儿啊”姜幼鱼撒娇道。

“夫妻本是一体,给两个多不吉利,你们快进去吧!我也要回家休息了”柳蔓媛摆了摆手开着车潇洒的离开了。

坐在飞机上姜幼鱼拆开红包,里面报了1oo1块钱的欧元。姜幼鱼掂了掂手上的钱笑着对陆涛说“看不出我妈对你还挺满意的,千里挑一”

“我告诉你,岳父岳母对我那是满意的不得了,我前世估计就是他们的儿子,他们疼我专门生个女儿送给我当老婆,也就是这次去的是欧洲条件不允许,不然妈准会包个1ooo1的红包,万里挑一”陆涛洋洋得意的说道。

“看看你这牛吹的,膨胀得飞机都有点不稳当了”姜幼鱼嫌弃的借题发挥道。

飞机起飞有点颠簸。

“先睡会儿吧!好几个小时呢!到时候下飞机就不用倒时差了”陆涛说道。

飞机在城市的上空攀升。

人世间的幸福不像阳光那样会均匀的撒到世界的每个角落,只要你向着太阳它终会把你照亮。幸福像是下雨随心所欲,它要落到哪里全看老天爷的心情。姜幼鱼和陆涛在空中飞翔,沉浸在甜蜜的爱情里。而他们下方的医院里,沈黛正在噩梦里苦苦挣扎。

沈黛从梦中惊醒睁开眼看见的是一双深邃的眼睛那是风璟,耳旁响起他和煦的声音。

“沈小姐又做噩梦了?不要紧张这是创伤应激障碍反应,放松心情这些症状会在两周内消失,你也可以吃点药加快这一过程,不过个人不建议这么做”风璟仔细观察着沈黛状态,温和的说道。

“风先生懂得真多,对了这是哪儿啊”沈黛问道,这好像不是她工作的市人民医院。

“这是县人民医院,医生已经给你检查过了,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要注意这里的伤口别感染了”风璟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沈黛才发现身上穿的是一件新的

状态提示:(12)(1/2)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