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

话说陆涛夫妻新房所在小区临江仙阁算是省会云阳市最高档的小区了,房价自然高的出奇,岳母当初买下这套复式楼作嫁妆自然也是花了大价钱的。

姜家没有亲戚这很奇怪,关于姜家的情况陆涛其实知道的不多。他追求姜幼鱼的时候姜和身体已经不是很好了经常不定时的住院,他们爷俩多数话题也都是在谈论姜幼鱼。陆涛只从姜幼鱼那里听说过一点点姜家的情况,知道姜家是书香世家在十年浩劫中消亡了,姜和对女儿也不愿多谈论这些,只在中元节缅怀神伤时说上一两句往事,这种事情在那个年代不胜枚举,属于时代炮烙的印记越是清醒的人越是痛彻入骨,这伤难以愈合久怀害命故慎思之。革命是一个多么冰冷无情的词语啊,像枪炮一样纵然膛管灼热子弹依旧冰冷,革命往往代表着一些无辜的人也要被牺牲祭献给胜利者。

姜幼鱼从父亲口中听得最多的还是他对江南的怀恋,那时候社会风气已经开放不似从前。他在金陵大学任教风华正茂人们都崇拜学者崇拜知识他苦尽甘来迎来了他的时代,所有的好事都在梦回萦绕的江南发生了,他那迟来的爱情仿佛就为等待她的出现才会结出绚丽的花!1岁的母亲遇到了3o岁的父亲一见钟情,两个孤苦无依的生命他们属于时代的逆流却在烘流般的运动中顽强的活了下来,并在无涯的时间中正好找到了彼此,她也随着幸福诞生了。再后来在她1岁多的时候随着父母工作变动来到了黔州大学,一家人就在这里扎根了。

年幼的姜幼鱼在父亲的怀里常听他吟诵着那些优美的诗句,父亲脸上带着憧憬的美好的微笑对她说“小鱼儿,中国的最美在唐诗宋词,而文人骚客在唐诗宋词里对江南的依恋写都写不完。常言道落叶归根,我却是个无根之人,故乡带给我的只有一些痛苦的回忆,以后我死了只想葬在江南的烟波里就算是落叶归根了”

姜和终究没有被葬在江南,姜幼鱼和柳蔓媛已经习惯了云阳的生活,江南太远了不可能把他一个孤零零的留在江南。他一走家里就剩下一对孤儿寡母,这也是岳母柳蔓坚持要买这栋昂贵的复式楼做嫁妆的原因。自己生的自己疼,她不想女儿被人看轻了。

和小区比邻的原本是个小山丘,也属于开发商的地盘。虽然不高但是在这沿江的平原上也有些登泰山小天下之感,山丘顶端有几颗古树年代久远还有座神龛,是以前住在这附近的村民自发修建的,算是一座小小的龙王庙就一人多高寒碜的像个土地庙,因为这里地势居高临下四周平坦这种孤立无援的风水不适合人居住却适合建庙迎神。因为不用花钱买门票周围在江上讨生活的人大多都会来祭拜图个心安香火一时倒也兴旺。开发商屡次想把这里建成傍山别墅群和村民发生了多次冲突,最后政府出面把这里建成了公园!各方皆大欢喜村民保住了信仰寄托,市民多了个可以活动公园!开发商获得了补偿而且由于山丘植被颇多靠近小区的这边是背面外人进出不方便所以鲜有人来这边活动,于是逐渐成了这富人区的后花园,房价又直接涨了一倍。

几分钟的时间陆涛牵着姜幼鱼就已经走出小区来到了公园里,道路上的积雪只印了他们两人的足迹。果然这地方太偏没人过来,这个时节树林里没有飞鸟偶尔雪落或枯枝折断的声音越是显得这里空旷寂静。

姜幼鱼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中间,微仰着头露出舒心的笑容。修长白嫩的手捧在嘴边大声的对着天空喊道“啊……”四下无人她的声音回荡在林间的白雪上无比通透。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才能让她卸下包袱一身轻松。她家庭美满生活幸福自己又多才多艺还倾城倾国,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包袱呢!大底是从小到大形形色色的人对她的一种期许形成的压力,人多数喜欢以貌取人,以自己浅薄的经历给人贴标签。老师必定高尚,法官必定正义,像她这样的美女必须是举止优雅不食人间烟火的,仿佛连上厕所这种事情也是不用的。李敖看见胡因梦如厕因为便秘而涨的满脸通红内心该是如何的崩塌?所以许多事情别人做没问题,美女做就不行,就像姜幼鱼小时候开怀大笑,别人会提醒小姑凉家家的这样大声笑可不行得捂着嘴笑不露齿!盖因这行为不符合世人对美好事物的认知,人们会好意的提醒规劝让她回到原轨。你若不知悔改便有无数标签等着你,你可以无需理会别人的看法但是人毕竟是社会动物。特朗普就惯用此招,他给希拉里取的外号是“骗子希拉里”然后通过媒体经常形容她没有想象力,伪善奸诈强化这一概念,人们就会有意无意的去这样看她,这种事想自辩都找不到对象。总之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姜幼鱼因美貌而有了优势也因美貌而有了诸多困扰。

尖锐怪异的哨声直裂云霄,陆涛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皱着眉头抱怨道。

“哎呦喂!亲爱的你就不能好好吹吗?这声音怎么这么怪”

“哈哈!你这就不懂了,我吹的是一组摩斯密码。这样可以保证每次吹出的节奏都一样,狗狗们都已经习惯了这个声音对别的哨声是不会有反应的,这些狗狗都是我的了”姜幼鱼望着陆涛得意的说脸上一副快夸我吧的表情。

“小姐姐你可真是个宝藏女孩怎么什么都懂啊,摩斯密码也懂”陆涛收到了讯息宠溺的奉承道,他是真的被姜幼鱼惊到了:好像没有什么事

状态提示:(10)(1/2)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