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F4F4F,C〇M(1/2)

夕阳西下余晖沿着远山积雪的剪影绘出曲折蜿蜒的金边,远远看去像是天空被焚烧后留下的的烣焰。江面上渔船渡轮的轮廓在暮气中渐渐消逝只留下一两声如洞箫的汽笛声。

姜幼鱼站在阳台上亭亭玉立晚风轻拂裙裾似凌波仙子,满头的青丝用一块淡蓝色小方巾简单的裹着不让它乱舞,芊芊素手捧着一杯清茶,远眺江面美景尽收在眼底。惬意的饮一小口吟诵道:“晴和人意好,夕阳箫鼓几船归。”

“好诗好景!端是个才貌双全的俏佳人”陆涛不知何时来到了她身后笑呵呵的说道,双手可着劲儿的鼓掌。

“过奖了!诗景相适意不合,小女子也只会无病呻吟拾人牙慧而已,当不得如此夸奖,听闻陆公子书画双绝还请指教一二”姜幼鱼配合的打了个万福挤兑他道。

“指教就不必了,吾虽才富五车fēng_liú倜傥,尤善绘图排线但生性淡泊名利,从不与人切磋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低调些总好过翻车”陆涛负着手摇头晃脑的滔滔而谈像个老学究。

“夫君既不吟诗也不作对岂不是辜负了这良辰美景,那过来究竟意欲何为呢?”

姜幼鱼眼波流转笑着问道。

“哈哈!刚刚打扫完卫生出了一身汗,就顺便洗了个澡正要等夫人下去洗衣服呢”陆涛搂着姜幼鱼回答道。

“我说怎么的一上来就拍马屁,原来是有求于人啊!不过你这拍马屁的水平有点低,拍的太生硬让人尴尬以后要多多练习,走吧下去给你洗衣服去”姜幼鱼牵起陆涛的手走在前面一摇一摇穿过露台准备下楼去。此闺房之乐甚于画眉,不足为外人道哉。

“不可能!拍别人马屁我不敢说,但是对你我是热门热路一拍一个准”陆涛乘着姜幼鱼不注意偷偷一巴掌拍在她那圆润的臀上还不忘捏上一把,脸上露出得意的奸笑。

“哎呀!”姜幼鱼正下楼梯呢,屁股突然被人一拍给吓的不轻,脚一滑整个人摔了出去!陆涛身手着实不错,姜幼鱼人在空中已经被他抄在了怀里。他暗想着小鱼平时总是镇定自若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好像什么事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干什么事情老是要做的完美,和她在一起总有些压力。看她这下子能不被吓得花容失色?等下要好好取笑一下,打压打压她的傲气,不然长久以往下去必然夫纲不振丧失家庭地位。虽说现在讲究男女平等但终究女人还是要靠男人的。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抱着这样的身躯是不会让人觉着累的,陆涛也着急不把她放下来。抱着细看美人惊慌的表情才更有趣,怀着不为人道的小心思他局促的往怀里一瞧:姜幼鱼淘气的皱着鼻子正要揪他的耳朵样子很是可爱,不见半点害怕与生气。

“没吓着?”陆涛的如意算盘落空,觉着有些尴尬下意识的就想摸摸鼻头,可手里还抱着人呢,只能歪嘴皱鼻缓解一下鼻子的痒痒感。

d“讨厌你!刚才真的很危险好不好!下次可不要这样子了,幸亏好我穿的是拖鞋,要是穿高跟鞋就扭到脚了,我从小不怕苦不怕累就怕疼,一疼起来脾气就会变得暴躁。哎呀!你怎么还做这个怪样子,丑死了”姜幼鱼听他说话感觉有些奇怪。“没吓着”不是应该问“吓着没”吗。不过她看陆涛一脸怪模怪样以为是在学她刚才的样子不去细想,白生生的小拳头在他胸口一通乱锤。

“对不起对不起!真不是故意的。为表歉意今天特批你不用给我洗衣服了”

陆涛有种做了坏事却没被发现的幸庆感,连忙转移话题。

“你们男人大大咧咧的,洗衣就会泡会儿随便搓几下哪里洗的干净,再说了你的手还伤着呢,快把我放下来还是我自己去洗吧”姜幼鱼嫌弃的说道。爸爸那么温柔体贴的男人洗衣服都是那样洗的,她可不对有些大男子主义的陆涛洗衣服抱期望。

“扔洗衣机里得了,那么麻烦干什么”陆涛无所谓的说道。

“内衣必须单独洗!跟你说几遍你才记得住你个大笨蛋”姜幼鱼扯着陆涛的耳朵大声嚷道,像只被惹毛的百灵鸟声音依旧悦耳动听!

“哎呦我去!我这耳朵怕是要聋了。我这不是心疼你嘛,真是哪啥不识好人心啊”陆涛用小拇指攥着耳朵可怜巴巴的道!

“哼!你才狗咬吕洞宾呢。”姜幼鱼不再理他,径直来到了卫生间把衣服分好类别不一会洗洗刷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陆涛没事干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上顺手打开电视看起了球赛,青训队的训练赛真是一言难尽完全是菜鸡互啄,几分钟不到陆涛就眼皮打架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嗨!快醒醒大懒虫,要不要和我出去活动一下啊”姜幼鱼脖子上挂着个钢哨子,手里提着一袋狗粮。一双大眼睛期待的望着他。

“外面的活动就算了,要是床上活动的话我倒是乐意奉陪。我劝你也别出去,外面太冷了!再说妈还等着我们过去吃饭呢”陆涛有些怕冷不想出去,这次度蜜月他计划的也是新马泰。可遭到了姜幼鱼强烈反对,那几个地方人太多太浮躁了而且泰国她已经去过一次了所有计划没有通过。姜幼鱼喜欢的是皑皑白雪天地苍茫那样的景致,貌似喜欢国学文化的都喜欢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这样看来东北也是不错的选择,冰城还有许多俄式建筑对姜幼鱼有不小的吸引力。但是陆涛咨询了做旅游的朋友意见就没去了。一是正月里国内旅游还是

状态提示:(9)4F4F4F,C〇M(1/2)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