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

2020年6月3日章节8(沈黛=沈大~董三贤=董老三~沈黛的爸爸叫什么呢?)沉黛的身体柔软的像条水蛇,虽然166cm的身高在女人之中并不矮但是相对于身高1米骨架宽大的风璟还是属于娇小。

风璟抱着她有种老虎衔猫的既视感,小脑袋耷拉在风璟肩上,微弱的鼻息抚着他的脖颈,风璟浑不在意,还没走几步突然一怔想到:“她的脉搏很正常,气息不应该这么微弱!”

这症状应该是剧烈摇晃撞击引起了气胸!他急忙返身回车里,轻轻把沉黛倚着墙放下来。

必须马上放气救治不然对肺的伤害是不可逆的,甚至会引起死亡。

风璟解开她的白挂发现里面穿的是一件薄薄的黑色毛衣,她的肩膀有些肿可能是骨裂了,不宜再动,看样子衣服只能割开了。

急救箱幸运的没有被甩出去。

风璟打开急救箱,剪刀,注射器,纱布,消毒水一应俱全,他拿起剪刀指肚试了一下刃口感觉十分锋利,扯起沉黛的领口向下一路剪开。

先是两只失去了束缚的jù_rǔ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从胸膛里跳了出来。

圆坨坨滑腻腻的,鲜红的乳晕颇大,rǔ_tóu像是樱桃崛起的挺立着,风璟的手指从上面掠过惊起一阵波涛。

再往下就是平坦的小腹如一块水磨过的玉板,小巧可爱的肚脐嵌在上面。

雪白的娇躯暴露在冷空气里泛起了小疙瘩,风璟随手一摸便找到锁骨中线第二肋骨的位置,注射器刺入身体抽出空气,止血消毒包扎一气呵成,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彷佛练习千万遍精准的像机器一样,效果也立竿见影几个呼吸的时间再看沉黛时已经呼吸平稳了!白里透红的脸蛋蹙着眉惹人怜爱,嘴里嘟囔着让人听不懂的呓语,或许她在梦中也不怎么快乐。

这么冷的天她就只穿了一双帆布鞋,牛仔裤很薄已经浆洗的发白,黑色毛衣袖口都有些脱线了而且也不太合身可能是她以前的旧衣服,风璟拾起她的手一看指甲没有什么光泽,这是营养不良的症状。

一个生活拮据且自律的女人这她给风璟的第一印象。

一个自律的人值得别人尊重,因为很少有人可以做到自律。

风璟伸手给她敛了敛上衣,身体很美但是裸露着总是不好的。

刚才不小心把她的胸罩给弄坏了,这一对jù_rǔ脱开了束缚怎么关的住?注意到沉黛裤子湿了一大块,还有一股尿骚味!风璟怕她着凉干脆一股脑全给她脱了,她的穴暴露出来还是粉嫩的颜色,yīn_máo与众不同居然是白金色的,漫延在耻丘上,如股间飞雪,梨花含霜真是奇观!“这女人莫非是个串串?”

他这样想着!脱去鞋子小脚上的袜子也被尿液浸湿了大拇指还有小洞。

风璟摇了摇头脱下了自己的毛呢大衣把这小美人裹了进来。

动物总用尿液标记领地或向同类发出求偶信号,因为里面有一个生物的讯息。

风璟的嗅觉异于常人,他几乎可以凭借嗅觉判断一个异性和他的dna是否契合。

瞥见旁边还剩有不少纱布,风璟思索了一下决定把她身上的污秽擦拭一下。

担心她随时醒过来给吓着,风璟用白大褂把董三贤的脑袋包着带了出去。

河里的水温要比气温高一点,远处平缓的河面还有雾气。

风璟拎干纱布扫了几眼,那几尾鱼自是不见踪影了。

返回车里沉黛还在昏迷中,风璟蹲下来轻轻给她擦拭,湿冷的纱布接触到她的肌肤让她幽幽的醒了过来。

沉黛迷迷煳煳感到有双手在她下身游走顿时惊醒。

一睁眼骇得动弹不得,一个男人正给自己擦拭身体,自己下身什么都没有穿整个下体都暴露在这个男人面前。

她羞愤难当刚要起身肩膀却传来剧痛差点让她背过气去,更让她绝望的是她好像说不出话来了。

“别紧张,你刚刚扩张性气胸又晕过去了情况危急,事急从权是我救了你!

你的运气不错遇到了我董医术,不然恐怕没时间的救护车过来了”

风璟对着她缓缓说道。

沉黛夹着腿,心里尽是问号。

治疗气胸可不需要脱人裤子,可她浑身无力,嘴里也发不出声音只能听天由命,好在这男人停止了动作。

风璟注意到了她的异样,温柔的对她说道“你说不出话?应该是刚刚受到惊吓产生的失语症,张开嘴让我看看”

每个人在这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所以人生来孤独害怕孤独。

生命和生命之间因为孤独相互吸引,设想在无垠的沙漠一个活人看见一株仙人掌,一只蜥蜴也会产生亲切感。

沉黛经历过死亡那是比沙漠还要广阔还要无助的世界。

风璟不是仙人掌也不是蜥蜴,他是一个掷果盈车,金谷俊游的美男子。

沉黛听到他的声音只觉莫名心安,彷佛之前的二十多年都生活在云里,脚下软趴趴的不踏实,见到了他才感觉到脚踏上实地有了依靠。

沉黛顺从的张开嘴痴痴的望着风璟,却不防xiǎo_xué突遭袭击被他用纱布摸了一把。

沉黛吓了一跳“啊”

的一声叫了出来,心里并不恼怒面上倒是躁的红彤彤的。

男女都是以色取人的,男人若是长得丑陋了些,哪怕救命之恩这么做非得挨上几个耳光不可。

“你已经可以说话了,不过暂时还是少说

状态提示:(8)(1/2)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