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侵占》下篇(1/2)

【下篇】

“名侦探,你喜欢的,是谁?”扯下蒙住他双眼的缎带,基德看向他的蓝眸。

“你们本就是同一人不是吗。”

“如果我们必须有一个消失,你选择谁?”

“很为难吗?不想选吗?”

“基德,不要逼他。”

我想我已经有答案了,名侦探,那么最后一次,请让我拥你入怀。

新一没有看见那含着悲伤的笑意,在手腕被抓住拉向身后的时候还试图挣脱,随即下巴被捏住,被迫维持侧后仰的姿势,紧闭的口被轻易突破,对方的唇舌急切地勾住自己,像是在印下他的印记。

半眯的眼看到快斗嘴角一闪而逝的不悦弧度,然后空闲的另一只手腕被抓去,湿热的舌点燃掌心的温度,引起隐隐的痒,不同于唇间侵占的吻,快斗给予的,是温和的触碰,小心翼翼中带着一丝虔诚,让自己不想逃开。

细细描摹每一条掌纹之后,两手相叠、将他的手扣在心脏处,身子向前探去,用唇舌去描摹他漂亮的颈线,另一手覆盖在他的胸前,用掌心中间感受那粒凸起的变化,撩拨着抚过整个身子,描摹所有的线条,在他因为痒意瑟缩腰部时轻笑出声。

被刺激的同时无法呼吸,濒死的窒息感将快感提升到极致,而下身还被禁锢,新一有些气急,忍不住用力对着口中的异物咬下。

“啊!”基德吃痛的退出,看到那张涨红的脸才知道原来名侦探不会换气,这个吻有些过长。

“哈…哈嗯!”还来不及喘气,下身再次被快斗含入口中,猛烈的快感消磨了大半力气,支撑不住的向后倒在基德怀里,耳朵又传来湿意,炙热的气息灌入耳中,描着耳廓线条,绕着圈的向里面探去,逼出拔高的呻吟。

“啊啊…不要…哈啊…同时……”

“不要同时怎样,你很喜欢不是吗,新一~”这是基德第一次叫他的名字,用如此色气的语调,因为距离很近,这个声音被无限放大,传入他的心里,让他忘记反驳,随着两人在yù_wàng的漩涡里沉浮。

“嗯嗯…不要、在我…唔嗯…耳边、说话……”

“为什么?”

“别问我……啊,快、快斗…不要了…哈啊……”耳边被不断侵袭,已被湿热紧裹的挺立性器又被加速抽送,根本无暇顾忌基德说了什么,只能大张着口、茫然地看着天花板的花纹,倒在两人的臂弯里。

快斗没有抬头,只一心照顾着新一的性器,两手将其包覆,从上至下、又从下至上,有节奏的按压摩擦,解开禁锢着他yù_wàng的丝带,引起他的剧烈颤抖,将两颗精巧的球体纳入手中揉捏,同时用舌尖自下而上舔舐至顶端,有节奏的用力吮吸。

“哈啊…不行…放、放开啊…快斗!”

基德见状,禁锢住他的上身让他不得反抗,将手指探入名侦探的口中,搅碎他带着难得撒娇意味的、带着哭音的呻吟,享受着指节被舔舐的麻痒快意,让他的胳膊换上自己的脖颈,这样一来,他因为下面的刺激就会紧紧抱过来,就像偎着自己倾吐依赖,忍不住将他的腿分得更开,让快斗和自己分别压住他的一条腿,搔刮着他敏感的腿跟、以及不见天日的白嫩大腿,指尖的跳跃其上,就像在演奏最美的乐章。

看到新一已经不住的发抖,口中的性器也涨到最大,明白他即将射出,却没有躲开,他想尝,新一的味道。

“躲…躲开…啊啊——”因为口中含着手指,声音有些模糊,但终究没有任何作用,眼睁睁看着快斗咽下自己射出的液体,嘴边还带着流出些许,不禁涨红了脸,慌乱的伸手擦拭,却被拉住了手,放到他的嘴边,手指被缠卷,传来麻麻的快感,身子愈发酥软,新一震惊地发现自己早已沉溺其中,不想反抗。

用新一的液体和自己的津液沾湿他的手指,反向推过去塞入他的口,让他尝到自己的味道。

“怎么样?舒服吗?”

“你、你怎么也……”

“一想到我正触碰着新一,就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所以忍不住说些过分的话,因为这样的新一太可爱了。”

“这样的名侦探,只有我们能看到,似乎忍耐的差不多了,可以进入正题了。”

“什、什么?”突然被托起换成站立的姿势,有些发软的腿微微打颤,全靠两人将他双腿扶住的窘迫姿势。

基德在前方,欣赏着名侦探腿间半硬的性器。而快斗半跪在其身后,静静地没有动作。

前后两个最羞耻的部位被死死盯着,想逃却逃不开,下一步两人的动作直接将他定在原地。

先是后方尾骨处被按压舔舐,滑腻的舌顺着臀缝深入,轻柔却刺激,以手指和舌尖交替戳刺紧闭的入口。

之后,基德毫无预警的含住他的前端,又用手向上攀附,直到按压着已经红肿不堪、透出水光的乳果。

“啊啊…放、放开!”前后夹击的状况让他招架不住,但无论怎样挣扎都摆脱不了两个人的死死钳制,只能飘然地站在那里,任人动作。

“喂,基德。”

“嗯?”

“润滑的东西,有吗?我不想新一受伤。”

“这个~”基德腾出一只手探向披风内,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快斗。

“你怎么随身备润滑剂?”

“这就要问你了,快斗君,我是你的另一面,我身上的东西都是你想象出来的,还用我说下去吗

状态提示:《双重侵占》下篇(1/2)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