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侵占》中篇(1/3)

【中篇】

“这是怎么一回事?!”梦吗,基德从快斗的身体里飘出来站在自己面前,这种科幻电影一般的情节要自己怎么相信。

“请允许我做个简短的解释,名侦探。”基德向前走了两步,看了看另一边显出颓废姿态的黑羽快斗,继续说道。

“我是黑羽快斗愿望的具象体,因他的思念凝结而成,代替他完成他做不到的事情,可以说是他的第二人格,至于为什么我现在会与他分离,就要问他了。”

“新一,你知道我有个朋友叫小泉红子,是赤魔法的继承人,刚刚我喝下的药水就是她给我的,喝下药水,另一人格就会从我这里分离并实体化。”

“耍我吗?”

“名侦探还真是现实,既然这样还不信,只能……”

“喂,你干什么?”只一瞬间就被基德压倒在柔软的地毯上,而快斗却在一边无动于衷。

“你喜欢我,不是吗,那么做这种事也是可以的吧。”

“什、什么?”

“你的初吻还是留给他吧,作为交换我就先要下面了~”

“唔…放手!”下身被碰触的屈辱让新一瞪大了双眼,但基德是快斗完美的一面,连力气也是大到惊人,自己在他手中完全是被动的状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裤子的搭扣被挑开,那只熟悉而陌生的手探了进去。

“不要!”

19岁的他要说没有自慰经验大概不可能,但身体从未被别人碰触过是千真万确,即使是朝夕相处的快斗。而现在,这个每次只会站在月下装模作样迷倒万千少女的家伙,竟将碰过无数宝石的手伸向自己最羞耻的地方不断摩挲,还含着轻薄的笑。

新一不知道基德哪里学会的这种技巧,理智压不下真实的反应,对情事本就一片空白的他挣脱不开初尝jìn_guǒ的喜悦,更何况对方是他喜欢的人,但同时,这幅不堪的模样被看到,高傲的自尊心决不允许。紧接着,他听到对方的轻笑以及压低的问话。

“你不想这副模样被他看见,是吗?”

“放手!”看到沙发那边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的快斗,恨不能消失于此地,不敢想象他此刻如何看待自己。

“这样忍耐真的没关系吗,憋坏了我们都会心疼的。”

“你再说什么啊,变态!不要…那样摩擦…啊…你居然是…这种……”铃口被带着布料的手来回摩擦,yù_wàng将紧身裤撑起鼓鼓的一团,不断颤动着,可以想象布料下方正进行怎样的运动。

“这种什么?别忘了,我是快斗的一部分,我所做的代表他深埋的愿望,你这样说,他要伤心了哦。”

“哈?”新一整理着这句话的信息,快斗的愿望,快斗想对我这样?快斗喜欢我吗……

“你看,他的腿间。”基德扳过新一的脸,让他看向快斗的胯下。

目光接触到那鼓胀的胯间便立刻闭合双眼,平时那样温柔的快斗,竟也有这副沦陷yù_wàng的模样,心仿佛跳得更快了。

“他那样都是因为你,睁开眼看看。”

耳边的声音如同恶魔的低语,一步步引诱他走向深渊。

再次睁开眼,看到的画面令他震惊,快斗的裤链早已解开,他那双变出华丽魔术的手正套弄着他自己的性器,唇微张,似是享受,似是渴求。

“怎么,这就惊呆了吗,敏感又纯情的侦探君。”

“你说谁!”

“哦呀?在这种事上不服输可不是明智之举哦。”以极快的手速脱下新一身上全部的衣物,将他暴露于两人面前,一手qíng_sè的抚摸他的身体,一手托起他的胳膊伸向前方。

“快斗,过来。”

“我为什么听你的,你从属于我。”

“再不过来,别怪我就这样吃掉名侦探哦。”待快斗目光闪烁、脸带红晕的走过来,基德将他按向新一的身体。

“知道怎么做吧,这是你的愿望,不用隐藏了。”

“新一,你愿意吗?”与基德强夺的性格不同,快斗很重视新一,即使这样也不想强迫他。

“你觉得,他要真想反抗,还会这样任人摆布吗?”

听到这句话的新一用力挣脱了基德,躲在了快斗身后。

“快斗,你怎么会弄出这么恶劣的人格啊。”

“居然说我恶劣,名侦探真是让人伤心,你不是说过吗,喜欢我。”

“是……这样吗,新一。”

“快斗…我……”

“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

“不要。”新一连忙拉住准备离开的快斗,如果主人格放弃自己,后果大概可以猜出,虽然还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但绝对不要他消失。

主动抱住他,吻上他的唇,心底传来隐隐的悸动,大概,这就是喜欢?

新一主动吻我了?这个认知侵袭了快斗的大脑,喜悦、惊讶、感动满溢而出,终于尝到了,爱慕了十一年的,他的味道。

唇舌交缠之间快斗下了决定,自己没必要让出,自己喜欢的人,要自己来给予幸福。

“这样太狡猾了,明明我也是这样喜欢着名侦探。”

“唔嗯!”突然被从身后环住,那双手在腰间不断摩擦着向下,唇被摄取,两人将他围在中间,明明是一个人,为什么要分裂成两个来折磨我,这是新一此刻唯一的想法。

“既然我们本为一体,那么一同享用名侦探有何不可?”

“仅此一次,基德,我不会

状态提示:《双重侵占》中篇(1/3)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