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侵占》上篇(1/2)

注意:k→新←快文

【上篇】

清晨,工藤宅,黑羽快斗将一盘煎蛋放在桌上后,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连忙跑向卧室。

“新一,起床了,要迟到了。”

“唔…让我再睡一会儿,昨晚看书看到很晚。”

看着床上的人呜哝一声转过去继续睡,并露出双腿及背部的慵懒模样,快斗不禁一阵叹气。

又是这样,在自己面前毫无防备,毫无自觉的在自己面前显露不平常的一面,虽说身为最好的朋友可以看到他各种可爱的样子,但同居不能同床、亲密却必须疏远,这种局面能持续到何时呢,自己已经忍不了太久了。

八岁那年,最崇敬的父亲因演出事故离世,母亲的朋友工藤有希子带着她的孩子来家里探望,那个孩子有着顺滑的黑色长发,穿着水蓝色的公主裙,笨拙的安慰自己,明亮的蓝瞳闪着小小的倔强,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她握着小拳头,说要做一个侦探,并在自己不小心笑出来之后追着满地跑,心里的阴霾被轻易卷走,她对自己说“眼泪除了让人可怜没有任何作用。”小小的孩子不懂爱,却认定了喜欢‘她’。直到母亲告诉自己,‘她’叫工藤新一,是个男孩子。一度想过放弃,偷偷跑到工藤宅,看看院子里捧着书的小男孩,本想打破自己的幻想,却只陷得更深。

16岁那年,快斗每天提早退学,从江古田跑到米花,藏在新一放学回家的路上,看着他与他青梅竹马的女孩说说笑笑,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但新一偶尔会脸红的低下头、偶尔会被女孩敲下脑袋然后傻傻地笑笑……每一天,心里都扎下一根硬刺,但仍旧坚持着,因为只要能看到他,就足够了。突然有一天,他找不到他了,他的气息、他的影子、他的消息消失殆尽,仿佛一夜之间从这个世界上蒸发,调查了所有新一接触过的人,查到了江户川柯南这个人,暗自观察后,确定了他就是新一。

18岁,他们高中毕业,解决了一切的工藤新一再度出现在他的视野,为了接近他,快斗放弃了拉斯维加斯的专业魔术学院,不顾母亲的不解毅然陪着新一考进东京大学,并以其母工藤有希子的说辞为由,住进工藤宅,照顾不会家务料理的新一。

到现在的19岁,这份暗恋已经持续十一年,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在他高兴地讲着福尔摩斯时,充当一位合格的听众,即使自己对福尔摩斯一点兴趣都没有;在他因为案件太拼而受伤归来时,为他包扎、替他清洗,埋怨他的任性;在他悲伤愤怒的时候,借给他肩膀,让他能在自己面前宣泄心声,然后暗下清除让他不快的一切因素,只为看见他的笑颜。但是,不管做什么,这些年从未透露过自己对他的感情,即使看到那个大阪的黑皮肤少年对新一勾肩搭背,即使自己的死对头白马揽着他讨论案件,即使心里的泪水已经决堤,还是会笑着退到一边等待,因为他们是新一的朋友,自己也只是新一的朋友。

“快斗,你怎么了?”已过了五分钟,起床换好衣服的新一奇怪地看着仿佛一尊雕像的人。

“新一,以后我也睡你房间好不好?”

“为什么?”

“因为我不看着你,你总是睡得很晚。”快斗暗自握紧了拳,他真的不想听到拒绝。

“随便你吧。”

“太好了!”

“嗯?”

“啊,我的意思是,终于不用每天早上辛苦的叫你起床了,好了快去吃早餐吧。”

新一奇怪地看着快斗离去的背影,然后耸了耸肩,不再考虑。

“快斗,你对怪盗基德有兴趣吗?”午休时,新一这样问道。

“怪盗基德?没兴趣啊。”

“那为什么每次你都会出现在他的犯罪现场?”

“因为我想看看你有没有需要帮忙的。”无力的辩解,黑羽快斗心里很不安,为什么总是出现在基德的现场,他自己也不知道,或者说他没有那段记忆。多少次,他本在家里为新一准备晚饭,回过神却已经站在月色下,而且每一次,都是在基德逃跑后,自己出现在新一面前。难道是间歇性失忆?这样好恐怖啊,最近失忆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连新一都开始怀疑,看来只能去找老同学问个究竟。

“新一,我有点头疼,下午的课就不上了,你帮我点个到。”

“没事吧,用不用我陪你去医院?”

“不用担心,休息一会儿就好,那我先走了。”

“好。”

一小时后,黑羽快斗抵达一个偏僻的复古宅邸,门牌上写「小泉」

“好久不见啊,怪盗先生。”

“我一直以为是你在开玩笑,现在我想让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和白马都认为我是怪盗基德。”

“你失忆了?”

“很久以前,我就经常会忘记一些事,有时会从一个地方突然到另一个地方,最近这种情况愈加频繁。”

“你不知道吗?”

“什么?”

“你就是怪盗基德……看你这震惊的表情,看来没有说谎,给我几根头发,我需要做个占卜。”

另一边,没有了快斗,上课更加无聊,新一第二节课便以照顾朋友为由早退了,特意绕远去买了他最爱的巧克力蛋糕。快斗一直对他很温柔很照顾,两人的相处模式似乎超越了普通的朋友,自己也容易沉溺于他的温柔。但自己有喜欢的人,不是已经订婚的青梅,而是月下的

状态提示:《双重侵占》上篇(1/2)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